《2018中國國企國資改革發展報告》揭示國企重組新趨勢-管理咨詢|引領集團類咨詢服務|集團管控|集團戰略-華彩管理咨詢官方網站

關于華彩

關于華彩華彩新聞

    《2018中國國企國資改革發展報告》揭示國企重組新趨勢

    發布時間 2018-06-21


    引言:國資委研究中心于2018421日在第二屆中國企業改革發展論壇中發布的《2018中國國企國資改革發展報告》指出,2018年,未來國有經濟戰略重組将呈現出新的特點,将加強研究并積極推進強弱周期行業均衡配置式的戰略性重組;2018年将穩步推進裝備制造、煤炭、電力、通信、化工等領域中央企業戰略性重組,加強對重要性前瞻性戰略性産業,生态環境保護、共用技術平台等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的重組并購。(借鑒來源:《2018中國國企國資改革發展報告》)


    一、國企重組阻力


    1、國企改革落後十大方面

    國企經過多年的發展,為我國經濟發展、國家戰略等方面做出了突出的貢獻,但我們不得不承認,國企存在諸多落後的方面,而本次國資國企改革,就是要改革國企落後的方面,才能解決混改重組過程中遇到的問題。國企的落後,突出表現在以下十個方面:

    第一,體制機制的問題,就用混合所有制來改,那就是機制創新。

    第二,國資委自身也改革,國企自身也改革。國企與國資委的關系如何。現在已經在路上。

    第三,國有企業的社會角色,引入國企分類,改變以前那種多種角色掙紮的局面。分類考核、分類定籌、分類選人。有分類比以前好多了。未來很多企業是幹一部分社會型工作,再做市場型運作,總之就是為市場負責,隻不過消費者有兩種,一種是普通消費者一種是政府。

    第四,國有企業治理。公司治理問題之所以過去治理不了,是因為董事會也為經營負責,經營辦公會也為經營負責,唯獨沒有人為出資人負責,董事會都不是站在出資人立場上的。現在一方面黨委在公司治理中占法定地位,一方面明确出資人,出資人授權,董事會進行績效考核,問題得到較好解決。

    第五,企業家問題,國有企業的企業家由政府任命到市場化用人,職業經理人選聘等,問題也能得到較好解決。

    第六,激勵問題,國家正在用各種制度落實激勵,盡管這是長期話題。

    第七,國有企業活力問題。

    第八,國有企業決策與追責,過去是“三拍”,拍腦袋決策、拍胸脯表決心、拍屁股走人。但現在我們有決策和追責機制,會好很多。

    第九,國有企業市場化機制,過去幹部能上能下人員能進能出薪酬能高能低,三個最基本的問題解決不了,現代化企業制度無法建立,現在我們已經有解決這些問題的可能性。

    第十,國企改革過程中的省級監督體系的建立,過去自己監督自己,現在黨的監督另外紀檢監察的強化等。

    2、國企重組落實難題緣由

    而關于國企重組,涉及利益廣泛,部分企業存在不願意被重組的情況,以及重組之後是否失去管理權與決策權,是否會造成一部分下崗潮,這些問題都萦繞在人民的頭上,國企重組開展步伐并不是一帆風順,主要原因在于以下四個方面:

    首先,國企資産比較劣質,為了更好的為政府融資,政府注入了很多非經營性、低效資産,無法有效運作,資産不實,經營能力和空間不足,重組難題。

    第二,企業社會包袱重,退休人員社會責任等。

    第三,常年經營不善、資産設備技術連續投資已落後于市場,國有企業多年不投資,差距大。

    第四,人員流失。第五,品牌老化。第六,營銷體系弱化。第七,激勵乏力。第八,市場與客戶管理體系落後。第九,改革力度和危機意識不強。第十,行動力不足。

    二、國企重組落實内在邏輯

    目前中央層面有三類重組:龍頭重組、縱向重組、橫向同組。龍頭重組以龍頭企業為核心,聯誼,同心多元化,相對大類型向小類型有差異企業重組;縱向重組就是全鍊條上重組,橫向重組是合并同類項。地方除了以上三個,還有斜向重組,雖然不在同一産業門類裡,但經濟上有關聯性;或強弱重組,強的帶一個弱的快死的。

    依據重組内在邏輯,國企重組工作如何落實,我們認為:

    第一,必須把維穩與做強做優做大進行有效平衡和協調。

    第二,圍繞破産一批拯救一批強化一批創新一批的原則,而非全救。

    第三,重組要以區域戰略服務,不要重組出一個非市場化、與民企争利、沒有創新引領能力,不能優化當地産業結構的企業。

    第四,重組要有清晰邏輯與戰略,盡可能不影響不打亂區域經濟一盤棋。

    最後,重組要特别注重,除了按經濟規律、按産業邏輯辦事,還應按照人才邏輯辦事,圍繞着核心創新型、富有整合餘力的企業家所在企業的重組工作。


    二、國企重組方式與原則


    1、國改重組方式

    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、“一帶一路”、“高質量發展”、 “高端裝備走出去”戰略導向下,新一輪的國企重組目的與以往有明顯的不同。一方面,本次國企重組與清理退出緊密結合在一起,而不是簡單的重組做大,長期虧損和資不抵債的低效無效企業要在重組中逐步退出;另一方面本次國企重組與供給側改革緊密結合,在産能過剩的領域,要通過戰略重組化解過剩産能,尤其是在鋼鐵煤炭等領域,尤其要發揮國企重組消化過剩産能功能;最為重要的是,“一帶一路”、“高質量發展”和“高端裝備走出去”戰略亦是本次國企重組的重要推手,重點通過重組,提高國企在優勢産業和戰略新興産業的核心競争力與創造力,如航空航天、核電、高鐵、新能源、新材料、智能電網等,打造具有全球競争力的世界一流企業,助力高質量發展的落實。

    基于以上戰略目标,國企重組在央企和地方國企層面都在有序推進。從央企層面來看,已實施的重組分為三種方式:龍頭重組、縱向重組和橫向重組。從地方層面來看,除了以上三種,還有傾斜重組、強弱重組等重組方式。

    1)央企層面

    中糧收編中紡,是典型的龍頭重組,即以龍頭企業為核心,實現聯誼和同心多元化,相對大類型向小類型有差異的企業進行重組。中糧、中紡和中儲糧作為我國三大糧食央企,都承擔着國家主要的糧食收儲任務,但三家主營業務卻各有側重,中儲糧偏重于政策性糧油的收儲;中紡則是在糧油市場化經營、貿易和加工環節等方面具有明顯的優勢,其大豆壓榨能力目前位居國内油脂加工行業前三位;相對而言,中糧通過前些年的資本運作和兼并收購,是三家糧食央企中絕對的老大哥。2016年,經報國務院批準,中國中紡集團公司整體并入中糧集團有限公司,成為其全資子企業,中國中紡集團不再作為國資委直接監管企業。經過本次重組,中糧成為“糧油航母”,強化了主業,離整體上市更近了一步。

    中遠洋和中國海運的戰略重組,則是屬于縱向重組,即全鍊條重組,實現産業鍊條協同。兩家航運央企的重組将首先圍繞集裝箱運輸、船舶租賃、油運業務、散運業務、金融業務等闆塊開展,暫不涉及其他業務領域,即集團層面和“中遠航運”、“中遠國際”、“中遠投資”以及“中海科技”四家上市公司暫不參與重組。經重組後,在集裝箱運輸及租賃領域,中遠全面經營集裝運輸 中海集運轉型金融租賃;在幹散貨運輸領域,中遠統一接管幹散貨船隊 中海退出幹散貨運輸;在碼頭業務中,中遠或将跻身世界第二大碼頭運營商 中海退出碼頭經營。

    而寶鋼武鋼、南車北車的重組則屬于橫向重組,即專業化重組、合并同類項。不同的是,寶鋼武鋼的重組是出于鋼鐵行業去産能的考慮,而南車北車的重組,則是為了通過重組實現兩家企業的優勢互補,提高央企在高鐵領域的競争力,配合國家實施“一帶一路”戰略。

    2)地方層面

    在地方層面,湖北中南工程咨詢設計集團的重組方式屬于傾向重組,即将經濟上相關的企業加以組合,實現協同。而江西引入北汽戰略重組昌河則屬于強弱重組,即強的帶一個弱的。2013年,北汽集團以8000萬人民币的價格購得江西昌河70%的股份。按照規劃,北汽将分兩個階段共計投入270億元人民币,繼續擴大昌河汽車的産業規模,并建設合資新基地和自主品牌戰略基地,使昌河達到産銷整車100萬輛、實現全産業鍊1000億元的營業收入,進入“百萬千億”企業級别。北汽通過資金和技術的注入,幫助昌河走出困境。同時,北汽通過此次并購,完善了自身生産基地布局,産銷規模将進一步擴大,為跻身汽車産業第一陣營奠定了基礎。

    2、國企重組落實原則

    第一,必須有效平衡和協調維穩與做強做優做大,應在有效保障區域經濟發展穩定、人員穩定、社會穩定的基礎之上談重組,不能一味強行重組。

    第二,圍繞破産一批拯救一批強化一批創新一批的原則,而非全救。對主業處于關系國家安全、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、主要承擔國家重大專項任務的央企,要鞏固加強,要保證國有資本投入,保持國有資本控股地位,支持非國有資本參股。搭建重組平台、科技創新平台和國際化經營平台,推動戰略性新興産業發展,加快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,實現創新一批。通過大力化解過剩産能、清理處置長期虧損企業和低效無效資産、退出不具有發展優勢的非主業、剝離企業辦社會職能和解決曆史遺留問題等措施,實現破産一批拯救一批。

    第三,重組要以區域戰略服務,要以實現跨區域發展戰略、推動區域産業轉型升級、加強區域控制力為出發點,通過重組促進區域發展。

    第四,重組要有清晰邏輯與戰略,要想清重組目的、選對重組對象、慎擇重組方式,在服務區域戰略的基礎上,選擇合适的對象方式和時機,盡可能不影響不打亂區域經濟一盤棋。

    最後,重組要特别注重,除了按經濟規律、按産業邏輯辦事,還應按照人才邏輯辦事,圍繞着核心創新型、富有整合餘力的企業家所在企業的重組工作。


    三、國企重組趨勢


    據第二屆中國企業改革發展論壇中發布的《2018中國國企國資改革發展報告》指出,“在國有企業突出主業、做強主業的基礎下,我們預測未來國有經濟戰略重組将呈現出新的特點,加強研究并積極推進強弱周期行業均衡配置式的戰略性重組。”盧永真表示,國際經驗表明,特大型跨國公司在産業分布上往往将資産既布局在強周期行業,以期在經濟高景氣度下獲得良好利潤,同時也布局在弱周期行業。我國的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更是投資在多個産業,為了避免企業盈利的大幅波動,增強抗風險能力應該及早考慮強弱周期的均衡布局。

    報告指出,在央企重組方面,2018年将呈現四個“更加”趨勢。一是更加聚焦提升競争力,紮實推進戰略性重組。按照“成熟一戶、推進一戶”原則,穩步推進裝備制造、煤炭、電力、通信、化工等領域中央企業戰略性重組。二是更加注重重組質量效果,加快推進内部資源重組。中央企業将以重組整合為契機深化企業内部改革和機制創新,加快形成業務、人員、技術、市場等方面的優勢互補和全面融合,真正達到“1+1>2”的積極效果。從地方國有企業看,未來一年内,各地國資委所監管企業的産業布局将進一步優化,資源配置效率将進一步提升,企業之間的重組力度将進一步加大,特别是一些同類型業務公司,資源整合将全面展開,甚至可能出現按照“一個業務闆塊,一家集團公司”,或是按照“一個産業,一家集團公司”進行重新整合的情況。三是更加發揮産業協同作用,穩步推進企業重組整合。四是更加關注産業發展方向,積極推進新業态新領域重組并購。未來一年,中央企業将加強對重要性前瞻性戰略性産業,生态環境保護、共用技術平台等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的重組并購。

在線提交您的需求 給我們發EMAIL
管理診斷
博客文章
相關文章
相關新聞
http://m.juhua675458.cn|http://wap.juhua675458.cn|http://www.juhua675458.cn||http://juhua675458.cn